中医祛痘中医祛痘
中医祛痘
医学美容张凤翔教授正在给进修医师进行美容手术示教
点击浏览下一页

张凤翔教授正在给进修医师进行美容手术示教

采访张凤翔是从他的名字开始谈起的。凤翔这个名字是祖父给取的,身为老中医的祖父在给刚出世的孙子取名字时,也许并未想那么多,凤是鸟中之王,翔喻意展翅高飞,但是似乎是冥冥中注定,这个喻意深远的名字真的应了张凤翔的一生---他成为中国医学美容界一只振翅高飞的凤,把美带给了千万个患者。

成立中国第一个医学美容部

张凤翔今年56岁,自1976年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开始,他在从医这条路上已走了整整30年。这30年可回忆的事太多,要说的故事也太多,就如一部曲折离奇的电视剧,主人公的命运随着剧情的推进而跌宕起伏。而张凤翔的人生故事则与中国第一个医学美容部一起拉开了帷幕。

1968年,出身于医学世家的张凤翔从武汉军区医学院毕业后分配到了解放军一九三陆军医院,成为一名军医。可是好景不长,才半年光景,他就被调到党委办公室,开始了长达8年的与文字打交道的工作。直到1976年,他才又重新回到医生这个岗位上。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平素不善言谈的张凤翔没有“安分守已”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而是在几年的工作中酝酿出一个惊人之举---成立国内第一个医学美容部。

促使张凤翔做出这个决定的是源于他接触到的那些患者。1979年大批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受伤的战士从前线被送到一九三陆军医院进行治疗。这些受伤官兵的脸上、身上伤痕累累,有的还留下终身残疾。作为一名医生,张凤翔知道如果不能及时有效的治疗,这些年轻的战士将伴随着战争留下的创伤渡过一生,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岂不是要在痛苦中渡过一生。在那一刻,张凤翔下定决心要医好这些伤残的战士。

正当张凤翔开始着手为这些战士治疗时,又有一位患者来到了他的面前。这名患者因为面部痤疮后遗症,医学上称凹陷性疤痕而陷入数次失恋的困境。当他满怀希望地来到一九三医院时,张凤翔给他的答复却是无能为力。患者失望和痛苦的表情再次震憾了张凤翔,他决心做一个“拓荒者”,攻下医学美容的难关,把美和希望还给饱受折磨和痛苦的患者。

没有知道张凤翔做这个决定时下了多大的决心,更没有人知道为了实现这个理想,张凤翔付出了多少艰辛和努力。为了掌握医学美容的专业知识,张凤翔白天正常工作,晚上就抱着课本开始学习,厚厚的一本医学美容教材,他只用了两个月时间就学完了。接着他又通过各种途径和渠道找来了国内外皮肤整容、美容方面的书籍潜心研读,张凤翔知道只有先掌握了扎实的理论知识,才有可能使下一步的计划顺利展开。

1983年底,张凤翔赴上海等地学习基本的皮肤整容知识,张凤翔就像是一块海绵,不断地吸收医学美容的知识和养分,尤其是重点学习磨削这一新兴的美容技术。学成归来后,为了使手法更加娴熟,保证学术万无一失,张凤翔首先在动物身上做起了实验,他自己已经记不清实验了多少次,只要能提高自己的临床美容技术,哪怕是一千次一万次,张凤翔也有决心坚持下去。

1984年元旦,张凤翔第一次为武汉市一名中学教师施行面部磨削术获得成功。这次手术的成功也使院领导对张凤翔关于成立医学美容部的建议给予了最终的肯定答复。自此,中国第一家医学美容部在一九三医院成立,张凤翔也由此开始了他人生最光辉的历程。

妙手“绣”容

19903月中央电视台对张凤翔进行了专访,称其为“无影灯下的雕塑家”。在无影灯下,张凤翔手法灵活,该深则深,该浅则浅,如同艺术家在创作作品一样,艺到手到,游刃有余。

张凤翔深知美容手术就如同在患者面部绣花,绣得好,可以使患者找回自信和幸福,绣得不好,会将患者找回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由于在动物身上进行大量的试验,张凤翔的技术日臻娴熟,并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轻度面部后遗症患者经他一次磨削就能恢复正常,严重者也只需要两到三次就能达到较为满意的疗效,他创造的皮肤磨削术加松解术,把医学美容福音送给了面部大面积疤痕患者和面部粉尘染色患者。

张凤翔治愈的患者中有一位姓杨的煤矿工人,在一次爆破中面部受伤,沾满面部的煤灰使他成为黑麻脸,对于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来讲,这无疑于是一场灭顶之灾。小杨去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寻求治疗,但是当医生看到他那张面目全非的脸时,无一例外都是摇头叹息,表示无能为力。正当小杨陷入绝望中时,张凤翔为他带来了希望和对生活的信心。经过两次磨削术,黑麻脸消失了,镜中的小杨还是从前那个英俊帅气的小杨,一点没变。

还有一位面部患有痤疮的女青年,由于脸上留有严重的疤痕,她在心理上和生理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别说男朋友了,连正常的工作也因此受到影响。张凤翔得知她的遭遇后对她说:“你也是人,同样有追求美的权利。”经过两次手术,这位女青年逢人便说:“张医生不仅治好了我生理上的缺陷,更重要的是他使我懂得了应该怎样热爱生活。”

精湛的医术使张凤翔声名鹊起,全国各地的患者纷至沓来,美容部也由原来的8张床位增加到30张床位,又从30张床位增加到100多张床位,即使这样还是不能满足病人的需求,为了方便患者就医,又分别在汉口、武昌开设了三个医学美容部。

很多人认为有了今天的一切,张凤翔终于可以松口气,好好享受成功的果实了。但是张凤翔并不满足于此,他已开始了下一步研究。在疤痕磨削术上,一直采用的是金钢砂或是碳化硅磨头,磨削时脱落的砂料和硅料会影响了患者创面的愈合,经过临床反复实践,张凤翔研制出了一种橄榄形不锈钢头,避免了脱落的弊病,获得了高质量的磨削效果。

术后纱布的更换也是张凤翔一直想解决的问题。一般手术后,患者需连续五天每天换一次纱布。每次换纱布病人都疼痛难忍。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几经试验和研究,张凤翔采用了无层无菌纱布即自行脱落。这种方法既无换药痛苦,又可防感染,还节省了医务人员的工作时间和医用材料。经过张凤翔改良的磨削美容术,可广泛应用于痤疮、水痘、天花、湿疹、外伤疤痕、纹身等30多种疾病,经过2万多人的手术实践,均取得了良好效果。张凤翔用自己的一双手,通过在患者脸部“织补”、“刺绣”,使患者又找回了他们曾经失去的美丽容颜。

向“斑”宣战

在医治病人的过程中,张凤翔又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术后患者面部的色素沉着问题。不能因为治好面部的疤痕又给病人留下新斑痕,几乎是在苦练磨削术的同时,张凤翔又将研究的重点深入到祛斑领域。

由于色素性皮肤病在我国发病率比较高,如黄褐斑、雀斑等是一种常病。张凤翔通过大量阅读资料,对色素形成的机理有了新的认识,研制出了美肤康片(中药提取物)内服药,配合他研制的美白霜外用,内外结合、标本兼治,取得了明显效果。

刚开始使用自己研制的药物给患者使用时,张凤翔都是用牙签沾上药点在患处,费时费力,很不方便而且也不安全。于是张凤翔采用流体学原理发明了祛斑美容笔。美容笔就像写字用的圆珠笔一样,既便于携带保管,使用时又安全,从根本上解决了问题。作为一个医学美容专家,针对目前市场上一些美容院利用顾客迫切和盲目的心理,而采用非正常手段甚至是对患者身体有害的物质来祛斑的现象,张凤翔不无忧虑。

目前市场上的祛斑产品一般是利用汞来腐蚀皮肤,从而到达祛斑的效果。但是绝大数美容院为了达到快速祛斑的目的,其祛斑产品中汞的含量通常会严重超标。张凤翔说,汞是一种非常“惰性”的物质,很多物质在空气中都会被氧化,而汞在空气中100年内都不会有任何变化。汞如果通过皮肤进入人体,肝脏无法对其进行“消毒”,它也不会排出人体,而是聚集在人体的血液里、头发里、细胞中,形成剧毒侵害人的肌体。

张凤翔曾接触过一位汞中毒患者。这位患者在某美容院接受祛斑美容治疗,但是这位患者不知道她是汞过敏者,结果在使用美容院的产品过程中,出现汞过敏症状,并出现了红皮肤症和高烧,随时有死亡的危险,虽然张凤翔最终把这位患者从死亡线拉了回来,可是汞所造的严重危害却很难清除掉。张凤翔告诫准备祛斑和正在祛斑的消费者,一定要有着科学的态度,不能急于求成,否则将会适得其反。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尽管在医学美容的道路上已走了近三十年,尽管在业界张凤翔已是声名显赫,但是张凤翔为人却很低调,他并不善于表达自己,但是谈起病人、谈起他的事业他又仿佛有讲不完的话。

有一年春节,到了年三十家人也不见他回家,原来他正给一位来天津的大学老师做手术。张凤翔说如果等到过完年上班我再给他做手术也可以,可这样做不是白白让人家在这里耽误时间吗?我年前把手术给他做了,等我上班人家就可以拆线回家,我辛苦点算得了什么……张凤翔做这些并不图什么,他认为这是一个医生应该为病人做的,没有什么可宣扬之处。张凤翔说他也收病人的红包。他说:“如果你不收,病人心里就没底了,他会认为你不会用心给他做手术,精神上就会有压力。”但是收下的红包他转手就让护士长交到了财务处。很多病人在出院结帐时都发现自己的预交款上多了一笔钱,才知道张凤翔把收下的红包又以这种方式还给了自己。

也正是张凤翔对患者这种无微不至的关怀,使他的名气越来越大,从1984年到现在已经有近10万患者到他这里进行整容、美容,有些病人不远千里找到张凤翔,为得就是一个“安全、放心”。而来他这里实习学习的医生也来自四面八方,迄今为止,张凤翔已带出了近6千多名学生,现在随便他走到哪里都有他的学生。学生们在他身上学到的不仅是高超的医术、对科学严谨的态度,更有他悲天悯人的情怀。

张凤翔有时会跟老伴开玩笑说:“为了生活,我们四处奔波。”而张凤翔的老伴则说:“你哪里是为生活,分明就是为了你那个医学美容事业”。张凤翔从心里挚爱着这份事业,他想他的余生也将全部奉献于此。文章来源:旅伴 20063期总第39

点击浏览下一页